电饭锅

发布了长文章:

点击查看

我鍾意你:

我突然想让《戏精》系列更到他俩公开领证

霆峰is RIO!!!

飛魚郵票:

【霆峰】突然想起你


拍戏时候他不常把手机拿出来,也不是不想拿,只是没等到一个能够完全让他放心的时刻,他便觉得不如不拿。陈伟霆跟他说过一个经历——他在休息室,坐在梳化台前刷着手机,浑然不觉身后站了一个悄然无声的人,拿着摄像机对着他。陈伟霆和他说这段话时,脸上还笑笑的,语气也轻快:“我后来找了那个来看,才发现,沃!我真的翻了一个好大的白眼给他。”李易峰假想同样的场景,将陈伟霆换成了他自己,只觉手心发汗,心底一阵仓皇。要是他,恐怕连白眼都翻不出来,藏着秘密的人都做贼心虚。只因他很有可能在看陈伟霆的话题,亦或在看陈伟霆的朋友圈,又或者正在和陈伟霆聊着......越想越有可能,越想越心惊胆颤,彷佛全世界都已经知道他是陈伟霆的头号粉丝,无时无刻不关注着他。他感觉自己的作为和那台无声的摄影机并无两样,他偶尔会想,当陈伟霆哪天回过头来,注意到他,会给他什么样的表情,对他说什么话?

他盯着手中的台本,不拿出手机,也能慢慢回想着陈伟霆发在朋友圈的内容,昨晚睡前他往前翻看了很久,每则留言和发布时间都反覆看了好几遍,其实没看出什么东西来......但是好像应该有东西在那里,等着被发现。因为他自己就是这样,藏了很多东西给陈伟霆。

他的人生信条之一是绝不卖惨,可一旦对上陈伟霆就有些失去做人的原则。他拿出手机,轻轻地摇晃着手,对着台本拍了一张模糊的照片,他没打文字,只选了一个眼睛图案贴上,就发布到了朋友圈。过了几分钟,有人留言,有人点赞,其中没有陈伟霆。他入戏地揉了揉眼睛,收起手机,呆坐了一会,又抬起手,揉了揉眼睛。助理过来喊住他,递给他眼药水,他伸手去接,望着助理,指了指自己的眼睛:“红吗?”
助理凑近,仔细研究他的眼睛:“嗯......挺红的,有血丝,快点药水。”
他仰头点完了药水,甩着袖子说:“好了,我要去哭鼻子了。”
助理怔了怔,回道:“啊,你接下来哭戏啊,我还以为你眼睛不舒服。”
李易峰也怔了怔,他没有想到这层连结,助理误以为他在培养情绪了?接下来恰好是有一场哭戏,但他没有把眼睛红不红和哭戏的这两件事串在一起想。
他只是想着陈伟霆,然后时间到,他该上工了,下一场是哭戏。他还在想陈伟霆会不会来关心他的眼睛,可是跟哭戏没关系。
他心里七弯八拐地想了想,没作声,只对助理微微地笑了一下,转身回到工作岗位。

隔天一早他才收到陈伟霆的语音,问他今天有没有空。他那时正好在车上,有一个广告拍摄的行程,他跟导演请了假,得到晚上才会回到横店。他如实跟陈伟霆说了,陈伟霆回覆他:噢,我晚上也没有空。
李易峰:那你是现在有空?
陈伟霆:现在也没有空。
李易峰盯着手机看了半晌,心想陈伟霆是不是来闹的。
陈伟霆没等他回,又传来一则信息:我去忙,你回来记得来找我一下。
说去忙,那就是断了音讯,再回覆也没有意思,他跳出对话页面,又看了看朋友圈,陈伟霆没有更新,也没有来他这里留言,连赞都没有点。

回程时候,他拿不定是不是真的要过去找陈伟霆,又不知道找他到底要干嘛......应该是真的没有空,一整天下来再无联络,既然没空,还过去干嘛?过去了又没空,还能干嘛?打扰拍摄现场可是重罪。
他瞬间打定了主意不过去,想着事后再跟陈伟霆解释,反正也约的不明不白,没说要一起吃饭还是要他探班的意思。他贴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,心里头安静了一会,突然间睁开了眼。为了不打扰他休息,车里静的很,收音机都没打开,所以他的声音虽然轻,仍是特别清晰。
他开口说:“去一下威廉那。”

一时间车上无人回话,他却感受到那份安静底下的紧绷——没人说话是因为没有什么不可以,紧绷是因为他们已经在想像接下来即将面对的拥挤和喧哗。但他们的经验完全足够应付,只是他的决定太过临时。他没有准备食物或饮料,也没有联络陈伟霆,完全不是探班该有的样子。他听见助理窸窸窣窣地动来动去,接着道:“峰哥,我们没准备。”
他云淡风轻地说:“只是去看一下。”其实内心全然没底。他不动声色地摸了摸身上有的口袋,除了手机,其他像样的东西都没有了,这下真的要空手去了。

最后他还是让车子停在稍远的定点,先联络到了大伦,大伦接到他的电话并不显讶异,只要他一定要等一下,等一下就好了,一定要等一下。等一下,一等就是四十多分钟。确定陈伟霆有了短暂空档,他们才驱车前往,匆匆地下车,又匆匆地走进片场。
陈伟霆显然还未下戏,身上仍一丝不苟地穿着军服,眉头微蹙,彷佛以审视的眼神盯着他,到他走近了,脸上也没有露出笑容。
李易峰当他还在装,笑道:“你干嘛?”
陈伟霆答非所问:“我只有一点点的时间。”
李易峰皱了皱眉:“那你还叫我来。”
陈伟霆偏了偏头,摘下军帽:“我没有空,只好叫你过来。”
李易峰顿了顿:“我没买吃的。”
“没关系。”
“那你叫我来干嘛。”
“没事了。”
“啊?”
陈伟霆又戴上了军帽,一手按在帽檐上调整位置:“没事了。”他咧嘴笑了笑。

他感觉陈伟霆碍着旁人,有话没说,于是回到车上,第一件事便是拿出手机来看。陈伟霆果然已经传了两则信息过来。

——我就是想看看你。
——看到你没事,我就没事了。

FIN.

大目录

夭夭的夭夭:

经昔年(凌/隐凡,微越苏)/完结/:
【01】 【02】 【03】 【04】 【05】 【06】 【07】 【08】 【09】 【10】 
【11】 【12】 【13】 【14】 【15】 【16】 【17】 【18】 【19】 【20】 
【21】【22】 【23】 【24】 【25】 【26】  【27】 【28】 【29】
【番外一】 【番外二】 【番外三】 【番外四】 【番外五】




斯德哥尔摩/宝木/(完结): 
【Afraid】 【Before】 【Contend】 【demise】 【end】 【番外一】 
【番外二】 




望君归(启深)/写中/:【时间线】 
【01】 【02】 【03】 【04】 【05】 【06】 【07】 【08】 【09】 【10】 
【11】 【12】 【13】 【14】 【15】 【16】 【17】 【18】 【19】 【20】 
【21】 【22】 【23】 【24】 【25】 【26】 【27】 【28】 【29】 【30】 
【31】 【32】 






3962/哨向/(待写中):
【01】 【02】 




家书(待写中):




微信体:


如何把兄弟送上他爱人的床:【01】 【02】




七宗罪/CP衍生/(待写中):




游戏(宝木)/待写中/:
【01】 【02】 【03】 【04】 【05】 【06】 【07】 【08】 【09】 【10】 
【11】 【12】 【13】 【14】 【15】 【16】 【17】 【18】 【19】 【20】
【21】 【22】 【23】 【24】 


 


江山为聘(凌厉)/待写中/:
【01】 【02】 【03】 【04】 【05】 【06】 【07】 【08】 【09】 【10】 
【11】 【12】 【13】




十三岁(伪叔侄向霆超)/待写中/:
【01】 【02】 【03】 【04】 【05】 【06】 【07】 【08】 【09】 【10】 
【11】 【12】 【13】 【14】 




玉玦(启邪)/待写中/:
【01】 【02】 【03】 【04】 【05】 【06】 【07】 【08】 【09】 【10】 




天黑了(时天)/待写中/:【脑洞预告】 




高考加油/不定时/:
【1121】 (霆超)
【你相信一见钟情吗?(上)】 【(下)】 (真人向)
【病】 (宝木)
【玉】 (启邪)
【兄弟】 (宝木)
【师兄】 (越苏) 
【厨房重地】 (隐凡)
【离不开你】 (启深)
【注码】 (光司ABO)
【带回家】 (光司ABO)
【一眼万年】 (点梗   启凡)




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:
【上药】 (霆炮)
【如何过七夕】 (CP对话) 
【无责任小段子】 (CP对话) 
【中秋是要食月饼的】 (CP对话)
【论如何照顾一个生病的人】 (CP对话)
【不给糖就捣乱】  (CP对话)
【如何过双十一】 (CP对话)
【平安夜我们要说的小段子】  (CP对话)
【圣诞快乐】  (CP对话)
【2018了】  (CP对话)
【虐狗节快乐】 (CP对话)




顾问组/宝木/(待写中): 




柠檬西柚/校园/(待写中):




八苦/CP衍生/(待写中):




我有一块小甜饼你次不次/CP衍生/(待写中):




 




你好啊,我的宝贝(平行时空ABO)/待写中/:【脑洞】 


【01】 【02】 【03】 【04】 【05】 【06】




 玉玦小剧场:
【封面?】 【01】 【02】 


视频整理:


【中秋启邪】
【只做你男友】(一个正经MV)
【甜甜】

我都想给各位cf建个群,在群里正面吵多好,非得在cpf这吵,咋滴让我们主持公道啊

净化tag
在意的从来只有这两只❤️

新春快乐🎉🎉🎉🎉🎉
发糖到手软

恩爱
20170630